《金煜良言第7期》:移动创业第一课之归零思维

按住此条可拖动

科技 - 热门视频

正在加载...请稍等~

视频信息

0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7日20:19 来源:新浪科技

频道: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简介:

  导语:新浪科技邀请开放应用联盟创始人王煜全与知名科技评论员金错刀推出《金煜良言》大话移动互联网系列访谈。第七期主题为移动创业第一课之归零思维。两位嘉宾在节目就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思维方面问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以下为精彩观点:

  金错刀:我们看到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他在移动互联网上也很成功,但是他不是重起炉灶的成功。两个重要的标杆,一个是腾讯,另外一个就是新浪。新浪的微博其实现在看来,其实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移动互联网方面的创新,不管是微博体系还是无线。我们会觉得其实有的东西,基础是共通的,无论是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还是有血脉相通的地方。

  王煜全:HTC因为这一轮无线互联的大潮,因为Android一下子迅速提升,市值超过诺基亚。另外,传统的摩托罗拉,虽然以前经营得不够好,但就是因为以前经营得不够好,造成它痛定思痛去做归零转型,也能迅速转型。反过来诺基亚虽然一直喊无线互联是战略,不断的调整,但是它总是一个改革维新的心态,不肯做革命,所以衰败下来。

  王煜全:新浪真正维新应该是从门户上来的,而微博从一定意义上,其实在削弱门户的领导作用,他在替代门户,但是这种替代恰恰是归零的象征性的作用,我敢不敢用一个新的东西来削弱我自己原有的东西。新浪恰恰是因为归零所以有了今天的地位。

  王煜全:归零真正的起始点可能不是2009年,而是今年,甚至可能是明年。归零是需要有条件的,条件是什么?就是整个产业竞争的范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王煜全:任何一个时代的创新者往往都是离经叛道者。

  以下是访谈实录:

  金错刀: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这里是《金煜良言》,我是金错刀。

  王煜全:我是王煜全。

  金错刀:最近雷军又出雷言,说移动互联网创业必须有公民思维,特别是1999年之前创业的更需要重新归零。其实移动互联网创业一直有两大派别,一个叫归零派,认为移动互联网跟传统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遵循不一样的游戏规则,必须归零才能成功。另外一派是维新派,认为移动互联网只是传统互联网的延伸,但是你需要在传统互联网基础上进行创新。今天就围绕着这个话题,“归零是不是必须的一个事情”。

  我们先做这样一个讨论,归零派和维新派,我们先选一下,我想先问一下王煜全,你是归零派还是维新派?

  王煜全:我是坚定的归零派。其实说实话,谈到我们做这个话题的源起,我做这个话题之前上网搜了搜雷军这个言论传播的并不广,他只是在一些会议上,包括私下里大家讨论的时候提过这个观点,但是坦白说我们觉得这个观点非常好,需要让更多的无线互联的创业者听到,我们才想起做这样一个话题,义务的替雷军宣传一把它的观点。

  金错刀:其实雷军代表的也是互联网的一种流派。

  王煜全:是。

  金错刀:一直有。

  王煜全:是,而且说实话我不光觉得他的观点是对的,我是比他还要归零的归零派。虽然雷军说是2009年以前的人都out了,都应该归零中心开始,我甚至觉得2010年以前。言外之意,雷军投的几个项目也有被淘汰的可能性。

  金错刀:雷军也要被归零。

  王煜全:是。

  金错刀:我可能要稍微换一种思路,其实我还是有点挺一下维新派。为什么呢?我们看到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他在移动互联网上也很成功,但是他不是重起炉灶的成功。两个重要的标杆,一个是腾讯,另外一个就是新浪。

  新浪的微博其实现在看来,其实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移动互联网方面的创新,不管是微博体系还是无线。我们会觉得其实有的东西,基础是共通的,无论是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还是有血脉相通的地方。你觉得归零是未来,维新不是未来,在你看来什么是最重要的,或者是不可替代的?

  王煜全:因为说到维新还是归零,要有一个更细的拆解。不是说只有大企业才能维新,大企业也可以归零。我更倾向于认为新浪微博是一次归零的行动。因为本身新浪真正维新应该是从门户上来的,而微博从一定意义上,其实在削弱门户的领导作用,他在替代门户,但是这种替代恰恰是归零的象征性的作用,我敢不敢用一个新的东西来削弱我自己原有的东西。新浪恰恰是因为归零所以有了今天的地位。

  至于说腾讯,坦白说我认为腾讯无线业务在长期来讲是有一定令人担忧的地方,因为它们传统来讲,在互联网上的实力过于强大了,以至于曾经在业内有一个说法,腾讯无线其实比较好做,因为不管做什么都能赚钱,只要你依托在强大的互联网业务上,做什么什么赚钱。

  但是就像我们前面讨论其它业务一样,往往当你资源太强大的时候,你就会错失掉对新业务的把握,或者说你在这个产业变革的时候就会丢掉你的领导地位。所以,我倾向认为今天腾讯依然在无线里很强大,是因为无线的转型刚刚开始,还没有完成。到2、3年之后,无线的转型真正完成,体现了它的真正价值和意义的时候,腾讯今天的这个领导地位就未必再存在了。

  但是其实我倒是认为,有另一类维新企业还是蛮亮点的,就是现在的电子商务转到移动上的企业,不管是淘宝,甚至说凡客,还是新起来的乐淘卖鞋,做得有声有色,这是有一点道理的。

  如果做电子商务没有强大的地面的物流支持,包括网络的保障,纯在手机上做难度会非常大。当然长期看,我也觉得维新的衰退或者说衰败就是一个时间问题。从长期看,一旦电子商务的物流做到非常发达,因为马云也是决定砸很多钱把地面物流做得非常好。一旦物流成了像今天的水电煤气一样,成了家庭人人都可获得的普通商品,这种时候电子商务比的更多的就是你对客户的获取能力和客户针对性的促销能力,这种时候今天的电商就未必有优势了。

  而另一类基于移动的社交商务,很可能就会替代今天的电商。所以维新派在今天有些还很强大,有些甚至还在崛起,但是从长远看,都避免不了衰退的局面, 只有归零才可能获得新生。

  金错刀:维新派虽然现在由于历史原因还可能获得一时的强大,未然必然被归零派落战败?

  王煜全:你认真想,应用的市场其实相对来说滞后于终端市场,因为没有终端就没有应用。这种时候你会看到,其实在终端的市场归零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的发生。HTC,本来就是一个加工企业,也没自己的品牌,也没自己的销售,就是一个加工企业。

  因为这一轮无线互联的大潮,因为Android一下子迅速提升,市值超过诺基亚。另外,传统的摩托罗拉,虽然以前经营得不够好,但就是因为以前经营得不够好,造成它痛定思痛去做归零转型,也能迅速转型。反过来诺基亚虽然一直喊无线互联是战略,不断的调整,但是它总是一个改革维新的心态,不肯做革命,所以衰败下来。

  金错刀:我也看到维新跟归零派的战场各个领域都有,门户有,电子商务也有。另外一个战场也很有意思,比如搜索领域,搜索领域还是挺鲜明的一个战场,这个战场我先挺一下归零派,当然也是有悬念的。

  目前在移动搜索,在互联网搜索领域排名第一的是百度,本土品牌。但是在移动搜索里,会发现排名第一的其实不是百度,而是一些像宜搜等新生的企业。跟他们聊,他们跟百度PK最大的优势就是理念。因为百度在移动互联网还是遵循传统互联网的理念,它因为这种理念的不一样取得暂时的领先,而且确实目前也是暂时的领先。

  我的疑问,在某些战场确实是归零派也会看到一些领先。我的意思是,其实维新可能有时候是对大公司而言的,假如对百度而言,其实理念坦率讲不是一个特别核心的门槛,对百度来讲,在理念上实现一个转变和超越,转过来之后其实很容易把别人超过去的。我的意思是归零很多时候是基于一种理念的暂时领先,你怎么能够保证你这种理念能成为一种门槛性的竞争力?

  王煜全:其实说实话理念恰恰是最难转变的,很多大企业为什么不能转型?不是因为它没资源,不是因为它没人才,而恰恰就是因为它以前就是基于某种理念成功,你让他放弃这个理念,说这个成功不再可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反倒是一些年轻人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没有包袱束缚,可以有想象力,有创造力,可以打开局面。

  我认为一方面大企业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要改变理念,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另外一方面,搜索这个具体的案例上来讲,我倒并不认为其它就能够领先。确实现在百度在手机搜索上市场份额不够高,是因为它起步太晚了。但是一方面它已经起步了,而且请了搜狐无线的总经理去做这边的总经理,岳国峰我还是很看好的。另外一方面,其实其它几家我认为在理念上并没有太大的先进性,因为所谓理念的先进性只是一些小修小改,只是在搜索结果的呈现上稍微轻易一点,那个不是本质。

  金错刀:你的意思是归零还不够。

  王煜全:归零差得很远,他们只是小改革,只不过这个改革不是内部驱动,不是百度自己改的,是百度在别人的基础上改了一改,真正我们盼望的是革命,革命是什么意思?要把原来的互联网搜索所谓的内容搜索、文字搜索,变成手机上真正需要的功能的搜索和应用的搜索。

  金错刀:也可以说找到解决方案。

  王煜全:我们搜索的需求本质是不同的,在互联网上搜索更多是想找到相关内容。但是在手机上不是为了查阅内容的,更多的搜索其实是为了找到我想要的那个应用或者我想要的那个功能,这种时候

  你敢不敢做一个革命性的调整,让搜索成为应用的入口,成为替代下一代APP store的东西,而不是替代百度搜索。

  金错刀:你刚才提到革命性的归零,归零也是有层次的,这个理念挺有意思。有的归零是战略性、革命性的,我们已经看到一个案例就是苹果,苹果加APP store,为什么归零?因为以前没有做手机的经验,完全是一个归零思维做的新的东西。回到中国,在你看来,在你眼中所及,有哪些你看到的创业者是有这种感觉的?或者你自己看移动互联网创业,会不会把归零当做一个重要的素质?

  王煜全:坦白讲我觉得一定会。一个来说,其实现在已经开始有一些归零型的选手了,包括雷军本人,我看他的微博,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痛苦的思考之前自己的成败得失得到这个结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归零。因为归零不太可能是被别人灌输的理念,别人跟你说你要归零,这不太可能。

  金错刀:一定是基于内生自发。

  王煜全:对,所以雷军先生是一个很重要的典范。甚至像李开复先生做的创意工场,这是以前完全没有的模式,它是孵化,为创业者解决后顾之忧,让创业者集中精力突破的模式,非常好。 也包括很多很多其它各种各样的试验,其实都是特别好的归零。

  这里面我们也要看到真正的归零和真正的创新的大潮还没有来。所以为什么我讲归零真正的起始点可能不是2009年,而是今年,甚至可能是明年。为什么呢?归零是需要有条件的,条件是什么?就是整个产业竞争的范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我们觉得竞争范式为什么会和以前不一样呢?以前都是有核心的产业链,不管是运营商,以它为中心,你只好依照它的规则来玩,这极大的束缚了其它合作伙伴的创新力。该是现在的App Store或者是Android Market,你都要经过它的认可,以它的评判为标准,App store摘掉一个标准不用清晰告诉你理由。这时都对创新实际上有一定的损害。

  而且还有一个重大的门槛,真正的创新来源和动力、时尚这些东西往往是属于孩子们的,属于高中生,属于大学的低年级学生,是90后,这些孩子可能头发是绿的,可能耳朵上有环,但是这些孩子非常原创,而且在他们的人群当中有广大的影响力。

  这些孩子现在能接触到的手机多数还是三年前的诺基亚,或者是一些MTK的山寨,这时它在上面发挥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其实没有什么可玩的东西,因为不能装软件,不能下软件,没有什么可玩的东西,只能是预装的东西在上面。只有到了Android这样的手机,其实像一个小电脑一样,就七八百块钱,使得三四线城市的孩子真正被打开了,被用上了,能够给他一个类电脑的体验,这时才会把他的创造力真正激发出来。

  因为其实Android留给大家的创新空间非常大,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做Android手机,不管是做终端还是做应用设计,你基本上发现 Android系统长得都差不多,Android操作系统按道理应该长得千差万别,但是为什么现在长得都差不多,还是因为是工程师文化,工程师设计 Android系统应该长什么样。

  我们知道工程师往往缺乏想象力。这里还有一个条件,要让手机终端逐渐成熟到年轻的孩子们能用上,而且这些孩子们能够去利用Android和利用Android上面的开发平台做二次开发,这时想象力才能被唤醒。

  金错刀:你这样说归零好艰难。换句话说移动互联网创业,类似于扎克伯格这样的人,年轻人基于应用的人。

  王煜全:坦白讲甚至要超过扎克伯格,因为你认真想一想,任何一个时代,其实不光是现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时代的创新者往往都是离经叛道者。想想我们当初听到邓丽君歌曲的时候是什么反应,想想你最早见到一个转着大喇叭裤、戴着蛤蟆镜的人是什么反应。当这些时尚的东西都被老头老太太接受的时候,说原来这个东西很美。

  可是当它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其实大家的反应是排斥的。实际上就变成什么呢?对归零心态就变得,第一,对创业者要有一个重新的认识、定位甚至是选择,甚至我要评估一下自己,当未来无线互联的大潮是充分娱乐化、时尚化的时候,第一我要客观的评价,我是不是懂这个大潮,我是不是能接受和拥抱这个大潮。

  第二,还要客观的评估自己,假使我不懂,我能不能允许懂的人来做这个事,并不是说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归了零都能成功,不是的,归零心态实际上告诉我们,有些时候你要承认我现在其实已经这么做事是不能成功的了,我要转换。

  金错刀:承认自己out了。

  王煜全:承认自己不行也是一种勇敢。

  金错刀:你觉得在目前的环境下,哪些行业或者哪个领域能产生这种革命性的归零?因为你之前做过N多创业,三大创业机会选择,这些机会里,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哪些机会点可以产生出革命性的应用?

  王煜全:其实这里面你认真想,历史都是在不断重复的,互联网走过这条路,我们回头看互联网就能理解,工具类的往往在一开始的时候看似成长很迅速,但是长期是不成立的,因为工具类的往往会被大平台给吃掉,所以我们说不要挡巨人的路,工具不要挡巨人的路。

  金错刀:或者这样讲,你做工具类本来就不够归零。

  王煜全:是的。第二类非常容易起来,就是娱乐类。

  金错刀:娱乐类容易起来还是不容易起来?

  王煜全:容易起来,但是最大的问题,它可能不是现在这些人,可能是一批90后,这些人百无禁忌,这些人本身就不受束缚,他们本身做到归零,因为本身就是归零,他们做的东西很时尚、很前卫、很流行,这个时候往往一些老互联网人或者是老电信人,反过来会觉得这个东西怎么那么离经叛道,肯定没戏,其实是我们out了。

  真正一波大潮会来源于所谓时尚流行类应用,时尚流行类应用包括游戏,你认真想,在所谓多点触摸的大屏手机上,连切西瓜这样的东西,连愤怒的小鸟都可以流行,原因很简单,因为它动用了一个什么技巧呢?一个是连续滑屏,一个是抛物线,这些技巧说明现在在手机上如何玩游戏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被挖掘,跟传统东西完全不一样,但是还能玩到多么炫,还早没有挖掘出来,还有很长路要走。

  还有一个是SNS,包括现在的微博,包括现在的SNS站点,这些东西是一个大潮流,手机就具有SNS特点,还加一条人对人互相可以转发的东西,比如我看到一段视频,如果觉得好,虽然我们在所谓叫电子化时代、数字时代,虽然说都可以把一个东西存在网上,但是我们还是这样一个人,不是数字化的人,还是有占有欲的,存在网上和存在我的电脑盘里不一样,和存在我的手机里不一样。

  我有一个好的视频第一反应是能不能发给你,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游戏,我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传给我,所以就叫P2P型的应用,这种应用是时尚的载体,所谓的白板理论。当我们这些人做时尚的东西不够时尚的时候,我们如果避免自己被归零,被历史所彻底洗掉,我们就给别人的时尚做白板,因为时尚总要有一个涂抹时尚色彩的空间,哪儿涂抹?在这儿涂抹。手机可以做成时尚的白板,华为这样的手机,让它做很炫的东西不可能。

  金错刀:选择权交给用户,交给更专业的人。

  王煜全:让用户DIY能力大大增加,用户就会做时尚的东西,P2P这个平台让人和人之间可以互相传内容,我可以做白板,什么是时尚我不知道,但是总会有时尚在上面传递。

  金错刀:苹果就是这么干的。

  王煜全:新浪也是这么干的,新浪里的话题其实新浪是不操心的,但是有了新浪微博之后大家就会自己往上扔时尚话题。

  金错刀:刚刚说的其实是两大领域,娱乐跟社交,你有看到颠覆性的应用吗?

  王煜全:新浪微博绝对算一个,其它的坦白说我看到了苗头,而且这里面其实我们之前也讲过,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叫群众加速创新。因为一旦和SNS连接起来,你就发现你的创新基本上不太可能藏住。我们以前创业者都有这样一个心态,这个事我不能跟你说,包括我们有些时候做天使,做投资,看项目的时候,很多人说你先跟我签保密协议。

  但实际上微博一来,SNS一来,你的应用只要往微博上一放,用户还没看见竞争对手先看见了,你自己说保密都是没有用的,还不如开放。我们现在理解是什么呢?加速奔跑要比保密重要得多,因为对任何小企业来讲,保密尤其是技术壁垒很难给你带来实质性的保障。但是你迅速奔跑,因为大企业有负担,有很多以前的理念、以前的成功经历,都是它的附累,他跑不过你,你只要认真方向跑就行了。

  金错刀:我还想挺一下维新派,不管是传统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有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核武器,它是相通的,就是用户体验。不管是做传统互联网,还是做移动互联网,有一个东西是相通的,你对用户体验的深刻理解,你会用户体验的创新,如何更好的做用户体验。

  比如说你做互联网,你就把用户体验也归零了,那不可能。假如你有一个基于用户体验的核心的理念,你的维新其实是有方向的。这是维新派的另外一个很强大的能量所在。比如说腾讯,腾讯其实经过互联网的几波浪潮,从未被超越。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因为它的用户体验。

  我们说中国有三大平台级公司,什么叫平台级公司呢?平台级公司可以超越技术浪潮。它建立一种平台级用户体验,新的应用可以通过平台把它的用户体验推到极致。这样的理念其实会觉得归零者反倒在用户体验上是一个先天的短板。

  王煜全:其实是这样,用户的体验是术,用户的需求是道。用户需求,通过技术的一个大范围的提升,会带来本质区别。当本质区别刚刚发生的时候,确实在用户体验上往往会不足,但是在用户选择的时候,会倾向于先选择更好的满足需求的东西,然后再去逐渐的提升体验。

  一旦你在道的层次有质的提升,术的提升就不是竞争的差异,你慢慢可以在术的水平上慢慢磨合。这个例子在IT界也很多,最典型就是计算机,最早的计算机因为是革命性的产品,人人都需要它,这时用户体验非常糟糕,当时一个黄黄的大硬壳子,搁在屋里不协调,搁在哪儿也不协调,长得又难看,但是它满足我们的计算需求,比算盘实在好太多倍,所以会选择它,你忍受了。

  慢慢现在越做越漂亮,做成釉器是iMac苹果的系列,很炫,变成时尚品。当道的需求被提升上去了,而且下一步突破性的提升已经很缓慢了,术的需求就可以逐渐被提升。所以道是上台阶,术是上缓坡。

  现在关键是要判断无线互联这个时代到底是上一个缓坡还是上一个台阶,我们认为现在是上台阶的时候,对不起,先把道提升上去,然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去提升术。但是如果上台阶的时候还缓坡的做法根本不上去,未来也没有机会。

  我的理解,腾讯不是说今天实力很强大是因为这么多年它的用户体验做得好,然后就一直跟上了竞争的步伐。而是说我们正好是在这个台阶前面去看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还没有到上台阶的时候。

  这种时候腾讯还有优势,当然了因为它的优势是积累过来,原来上了一个大台阶,把互相IM的沟通方式带起来了,而且把IM打磨得非常好,上台阶上得非常好,道执行完了,术执行了好几年依然非常棒。但是下一轮台阶是正要迈的时候,它能不能迈上去,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金错刀:我同意你有一个判断就是上台阶,确实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是一个上台阶。我不大同意把用户体验当做术,我觉得用户体验是道。但是这个不重要,或者说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不管是对归零派还是维新派,想象力非常非常重要。

  王煜全:是的。

  金错刀:最近我看田溯宁做的一个反思,他在15年前跟用友的王文京在一起经常聊天,当时田溯宁做亚信,王文京做用友,当时公司都很小,因为当时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他们在讨论互联网会给我们这个时代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其实做了很大胆的想象。

  前两天他的反思是,15年后的今天我们会发现,我们当时的想象太有限了,我们还是不太敢想。更大的互联网机会给那些更敢想的人。特别是对移动互联网,这种敢想、想象力,归零级的想象可能现在变得格外重要。

  王煜全:是的,刚才你提的特别重要,还有很重要的一条,现在整个产业都强调一种埋头苦干,强调一种不需要去讲理论,低头拉车就好了,我觉得这是本质性的错误。在任何一个伟大的时代,像中国革命的时代,毛主席在井冈山时重要的不是指挥打败了第几次反围剿,而是写了一本书《论持久战》,一直指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20、30年代能够想到中国革命胜利很了不起。

  在现在上台阶的时候,尤其需要的不光是低头的能力,低头的能力是必要条件,没有低头拉车的能力就不要谈创业,但是光有那个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伟大的理想,我们还要有坚定的信念。

  田溯宁当初亚信的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立志在中国铺设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但是后来亚信逐渐逐渐变成一个集成商,也是因为它后来没有后续的理念了,铺设完了干什么不知道了,所以无线互联今天其实是刚刚当时的那个起点,如果你有一个伟大的信念才能建立成就伟大的事业。

  金错刀:四个字挺值得分享,就是重新想象。谢谢。

  王煜全:谢谢。

评论列表,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