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政府永远没有市场聪明 改革需把握大方向

按住此条可拖动

财经 - 热门视频

正在加载...请稍等~

视频信息

0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5日15:51 来源:新浪财经

简介:

  他,下乡务过农,当过红卫兵,做过工人,也留过洋。作为经济学者,多年际遇,始终未改言语尖锐,观点鲜明。城镇化频繁见诸报端,学界热议,如何推进,他又有何种见解?对于随着而来的土地制度改革,许小年又应认为如何破局?本期财经面对面独家对话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经济学家许小年。

  主持人权静:那么下一轮中国经济增长到底要靠什么呢?

  许小年:继续改革啊,打破政府对资源的垄断,把资源从政府手中解放出来,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就靠这个。

  主持人权静:比如说刚刚从世行回到国内的经济学家林毅夫老师,他就倡导新结构经济学,他也曾经被人们反问说你怎么就能知道政府去主导一些新结构的建设,他就比市场要更了解情况呢?他说因为政府拥有更多的智库、更多的专家资源,能够更高的从更全面的角度看问题,有更宏观的视角、更完备的数据,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许小年:对中国经济改革稍有一点理解的人、稍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国经济78年以来所取得的这些成就,不是政府更了解经济,而是政府不断的向后退,政府退出农村,农村就繁荣了,政府退出城镇经济,城镇经济就繁荣了,政府怎么可能比民间有更多的信息,怎么能够比民间更高瞻远瞩呢。

  如果我们认为政府比市场聪明,我们1978年没有必要改革,78年你让国家计委去高瞻远瞩的计划就行了,我们为什么要改革?我们为什么要把国家计委解散了、把国家经委也解散了?就是因为我们知道搞经济政府绝对不如市场,就是因为政府不如市场所以我们才提出的口号是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主持人权静:您会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由派的经济学家吗?

  许小年:那当然啦。

  主持人权静:您怎么看待凯恩斯主义包括这种新结构主义经济学的大行其道?

  许小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新结构主义,本人水平不够,不能理解。

  主持人权静:凯恩斯主义为什么会得到政府的青睐呢?

  许小年:当然了,凯恩斯主义说市场失灵了,市场这儿不行、那儿不行,要政府干预,所以政府很高兴。像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说什么?他说你政府别自作多情,你别以为你比市场高明,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给企业、给市场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当然他喜欢凯恩斯主义了,凯恩斯主义让他这儿插手、那儿插手,那是给他找理论依据的,所以我们这些人活的比较辛苦。

  主持人权静:因为您曾经说过,改革应该在官方与民间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推出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能不能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许小年:其实没有什么路线图,没有什么时间表,我老说我们研究一下中国改革的历史,邓小平有路线图吗?没有,邓小平的路线图是什么?谁说得出来?邓小平有时间表吗?没有啊。

  主持人权静:可是我们不都叫他总设计师吗?

  许小年:总设计师那只是一个说法,实际上邓小平总设计师的含义是什么?就是他给出了一个方向,他给出了一个市场化的方向,然后他解除了各方面的禁令,他的一句话不要争论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只要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都可以是,您就开放,然后再给一个市场化的方向,具体的这些事情市场和民众他会给你完成的,中国的包产到户是小平设计出来的吗?我问问你,是农民做出来的。中国的民营企业是小平设计出来的吗?但是小平起过很大作用,起什么作用?地方政府要把傻子瓜子抓起来,小平说放人,先不要动他,为什么?有利于生产力发展,能够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用经济学的话来讲。这个事中央要做、政府要做,给出市场化的方向,而不是给出政府干预的方向、给出政府规划的方向。再有一个,您放开,您别自作聪明,市场比你聪明多了,这就可以了,我们说小平是总设计师,含义我认为就在这里。

  主持人权静:所以如果让您给新的政府关于改革提一个建议的话,我感觉是不是您就觉得无为而治就好?

  许小年:方向要把握好,不能倒退,不能像过去那样倒退,这个方向要把握好,如果说有个路线图的话,你就是给出一个经济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大的方向,司法要更独立,社会要更开放、更民主,经济要更自由,你给出这个方向就行了。

评论列表,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