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吴敬琏分析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破灭

按住此条可拖动

财经 - 热门视频

正在加载...请稍等~

视频信息

0

发布时间:2009年03月20日10:15 来源:新浪财经《长安讲坛》

频道:

简介:

 标清版  高清版

  吴敬琏: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破灭

  主持人:同学们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晚上的讲座,我非常高兴今天晚上能够主持讲座,有两个原因,第一个,这个讲座是由中国经济50人论坛和新浪财经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的第148期,但是,是第一次到清华经管学院,也是从这一期开始,清华经管学院将参与到新浪·长安讲坛,作为合作的一方。所以这是我们清华经管学院第一次协助来举办新浪·长安讲坛。我自己也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的成员之一,所以今天人气非常旺,非常的热烈。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在清华经管学院里面的第一场,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了吴敬琏教授,来为我们开始第一场的在清华经管学院里面的新浪·长安讲坛。吴敬琏教授是中国的著名经济学家或者有的人也说是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吴老师不需要我做详细的介绍,但是我还想说一两句。

  26年前,1983年,我和吴老师在耶鲁大学认识,那个时候我是耶鲁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刚刚学过一两门经济学的课,吴老师是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到耶鲁大学访问一年,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以后的26年,我从吴老师那里从经济学以及中国的经济改革各个方面到制度研究,学习了非常多非常多的东西,很难用言语来说清楚。所以,26年间我个人受益匪浅,从一开始对中国的经济改革研究的兴趣,历史的变迁一直到后来,运用现代经济学分析中国经济改革转轨中的各种问题,都受到了吴老师非常多的教诲和启发。

  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到吴敬琏老师来讲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题目,就是全球金融危机的由来和应对。让我们欢迎!

  吴敬琏:谢谢。我今天讲的题目叫“全球金融危机的由来和应对”。讲两个问题:

  第一个,我们面临的是什么问题?也就是说,对于我们中国现在面临的形势做一个诊断,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们得了一个什么病?

  第二个,怎么来治?也就是说,中国应当怎么应对?

  这两个问题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主要是讲我自己的看法,但是也跟别的一些朋友的看法会做一些讨论。

  先讲第一个问题,我们面对的是什么问题?在早一点的时候,在去年认为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就是因为外部环境发生了恶化,所以我们的经济在发展上就碰到了一些问题,只要外部的因素消失了,比如说美国西方国家的经济出现了复苏,那么我们的问题也就没有了。我们要做的也就是要顶住,在他们经济情况不好的情况之下,我们的外部条件不好的情况下,能够稳住,过了这个时期,等到外部的环境发生了好转,我们的困难也就过去了。

  但是,到了去年下半年,特别是10月以后,就不是这个情况了。我也讲一讲我的看法:

  首先说问题的引起是由于美国和发达国家的经济的病态,这个病态爆发了所造成的一个全球性的危机,这个判断我想是对的。那么我们就要来看一看,它是病态,是个什么病?我想有三点:

  首先,从最根源上的问题,美国经济最根源上的问题就是储蓄率过低,消费率过高。按照“J”的标准模型或者其他的一些研究,大致上市场经济国家,在中期的发展阶段或者是高期的发展阶段,储蓄率和消费率的对比大概是25:75这样,这是中度的水平,有些国家高一些,有些国家低一些。但是,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到了战后时期,储蓄率就一路走低,如果说60年代到80年代美国的居民储蓄率还保持在10%左右,这个当然是一个很低的储蓄率了,到了90年代以后,一路走低,低到了世纪之交就到了0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经济怎么有可能保持它的经济运转,保持它的高消费率呢?它的办法就是寅吃卯粮,向全世界借债,从它的内部的结构的失衡上来看,就是一个很严重的失衡了,过低的储蓄率,0的水平,世纪之交,美国居民储蓄率就是0,甚至于有的年代是负的,负1到负2,要维持运转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向别人借债,它有没有可能借债呢?

  这就有第二个问题了,就是因为在70年代以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的货币体系崩溃,崩溃以后就变成这么一个体系,就是不受约束的美元变成了国际储备货币,在1976年以前,“布雷顿森林体系”是这样的,世界各国的货币都是跟美元挂钩的,但是美元跟黄金挂钩,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可以用美元向美国的联邦储备委员会去对黄金,是固定比例,但是到了1971年以后,美国的黄金储备不够,到了76年就达到了牙买加协议,正式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于是美元,美国人发行的美元就被世界各国承认为真金白银,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所以它就可以用发行美元的方式,发行美元债券的方式,发行美元的金融商品的方式向全世界借债,这样来维持美国经济的运转,维持它的高消费,维持它的经济繁荣。

  第三,美国中央银行,联邦储备委员会有需要,就长期的采取了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在70年代中期就开始出现了,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就开始了美元松的货币政策来保证美国有足够的收入支撑经济体系的运转。到了90年代,就出现了股市泡沫的问题,这个时候美国就有热烈的争论,前几年到中国来讲学的一位耶鲁大学教授西露,对美国中央银行联储的政策提出了很严厉的批评,76年的时候,西露和格林斯潘有过几次讨论,后来格林斯潘接受过西露的意见,在96年12月的一次讲演当中就表达了跟西露相同的意见,说美国的股市出现严重的泡沫,严重的泡沫早晚会崩盘,格林斯潘的讲演里面就用到一个词,说美国股市实际上是一种非理性的躁动或者是非理性的繁荣,这个讲演一发表,马上美国股市应声而落,全世界的股市都应声而落,而这个股市价格的下降就引起了经济界甚至政治界一种反应,认为,格林斯潘的讲演对美国的经济繁荣有影响,格林斯潘也接受了来自这方面的经济上的、政治上的压力,从97年开始,他就再也不讲,说是美国股市有泡沫,有非理性的繁荣,而是讲另外一面,说美国股市股价的猛升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就是因为产业的技术革命,所以转而采取一个非常坚定的扩张性的货币政策,这就造成了美国股市在90年代末期的网络泡沫。

  网络泡沫到2000年破灭了,网络股崩盘了,崩盘以后,格林斯潘就非常明确地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网络股,支持美国经济在2000年以后的繁荣,很有名的就是13次,连续13次降息,用一个低的利率来执行一个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另外一种办法,就是用信用扩张。还有一个,支持所谓各种的金融创新。比如说次级债,次级债是两个原因:一个,就是用信用扩张来支持房地产市场;另外一个也是执行一种民粹主义式的政策,让本来是买不起房子的人,让他能够买放,于是就有次级债,就有两房,两房是美国政府建立的,是两个准国有企业,再就是各种衍生工具,所以到了2000年以后,在21世纪以后,衍生工具的发展是非常的快。譬如说这一次泡沫崩溃以后,出了比较大问题的就是所谓CDS,债务还不了了,掉期的一种衍生工具,这个衍生工具90年代中后期才发明的,2000年的时候CDS的总值是1万亿美元,到了去年这个泡沫最大的时候,CDS的总值是60万亿美元,美国的全部衍生工具的总值是400万亿到500万亿美元。这样一来就使得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里面充满了泡沫,每一个企业它的资产负债表上,杠杆率是非常的高。所谓杠杆率就是我们学会计的时候都学过,资产等于债务加资本,这个资产数量很大,其实里面大量是债务构成的,而自有的资本量很小,所以杠杆率非常的高,也就是说这个世界金融体系里面有大量的虚拟的纸面上的财富,没有对应的物质财富,它的表现就变成了流通性过剩,虚拟资产过多,大量积累起泡沫。金融资产的总值是每年的物质财富生产量总量的几十倍,40、50倍,在这个体系里面有一处泡沫一破灭,虚拟财产突然之间就蒸发了,蒸发了就会引起某一个企业或者说某一个行业的资金链断裂,而一个企业或者说一个行业的资金链断裂又会通过连锁反应扩散到其他领域,就变成了整个金融体系的危机,这个体系的危机是世界性的危机,因为刚才讲的三个原因,整个世界金融体系里面都充满了泡沫,它的影响就不止是美国了。这是讲美国由于美元是世界的主导货币,就影响了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全球的金融体系。

  进入财经视频新闻,观看更多精彩视频。

评论列表,正在加载中...